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迅博客

一个从对越战场走下来的军人,他的一些观点和看法、建议和意见,都能在此一览无余。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参加对越作战达十年的军人,喜欢转载点文章,发表点评论,偶尔也写点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仇和被拿下,其实并不表明什么  

2015-03-18 10:5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3-17 22:13| 发布者: 湘水之岸| 查看: 1539| 评论: 2|原作者: 寒江钓雪|来自: 作者供稿

摘要: 仇和被作为特定时期的反腐对象,轰然中枪,一时间,从社会上的坊间话谈,再到充斥网络的舆论风潮,甚而还有更趋向于无限意淫与充满乐观化的诸多想象与展望,竟而将今次的反腐之举,提高到了一个充满政治化意向与未来 ...

仇和被作为特定时期的反腐对象,轰然中枪,一时间,从社会上的坊间话谈,再到充斥网络的舆论风潮,甚而还有更趋向于无限意淫与充满乐观化的诸多想象与展望,竟而将今次的反腐之举,提高到了一个充满政治化意向与未来改革之道路预测的子虚乌有高度去看待了。对此不能不说了,这些仅属一厢情愿之乐观化预测。

以仇和本人此前的诸多表现,即如卖、分、拆……等等,等等,对于原属社会主义之遗留的部分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以极具功利性、残暴性的目的与方式,分别作出了令人匪夷所思之“改革”举措,为此,其所建立的不凡“政绩”应是为一个特定社会之“改开搞”当局所赞许与承认并被看好的。非此,既不能解释仇和为什么还会不断步步爬升,于一个“特别是”官僚体制的进阶台级上步步攀爬,后至副省部级别。但同时,仇和也难以避免还会收获大量的社会对立面。此也可解释为什么仇和今次成为“十八大”之后反腐的又一个中枪目标,且已被拿下,会引发一片叫好之声。

但对于仇和被反腐之枪轰然击倒,泛左翼内部于此所作的又一次“左转”的指向解读与过分渲染,笔者实在不敢认可。

同样是“3.15”,倘使我们将基本级别相差不大的两个人作以比对,似可让人们能更为明白一些的。

三年前的“3.15”,西南某地主官亦可谓是被别有用心的反腐之枪命中,由此引发的一个社会所产生的巨大舆论风潮,至今尚不曾完全消声。也由此,一个名字亦成为了网络敏感词,且至今依然如故,可见当局于此的鲜明态度并未改变多少。仇和呢?随着他被拿下了,舆论的一片叫好声与网络的欢庆表现,这些难道还不能表明民情民意所指向?

但于此也仅表现了一些人们一厢情愿之所好罢了。我们还要说,随着仇和被倒掉,一个社会的运行轨迹并不会偏离预设轨道,接下来该怎样进行改革,并不会随着仇和的倒掉而改变分毫。

三年前的“反腐”业绩,枪口所指之人还有另外的罪名,即人所共知的“余孽”入罪。此隐约可辨所谓的腐败不过只是一种附属之罪。非常明显,那是欲步“老路”之“余孽”了。在一个一再明确表述要做与时俱进改革,并且还坚定不移进行与外接鬼的社会,此绝对是难以被容忍的。所以,那次作为反腐对象的被倒之人,与“特别是”政治作牵涉就是显而易见的。而今次,只是单纯的反腐之罪,并不曾有官方放风的任何一项政治罪名。我们应该明白,所谓腐败入罪,单纯的腐败不过只是一个颇为中性的罪名,任是怎样的社会体制,都难以容忍的。

当初的邓先富,于私有化改革之初,以允许并且鼓励一部分人先行富起来,作为一项国家政策,是否于特定时代起过积极作用?于此不论。我们只就某些方面看,其实堪称是一步很老辣的政治棋局。在那样的政策鼓励与怂恿下,只见得人们纷纷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能过得特别是“先富”独木桥的,实在颇具难度。能平稳过去的,就更属难得了。这过“桥”委实是要具备某些必要或特定条件的,至今看来,真正过去了的,又有多少是干净的?

由于很多人们广泛、积极且踊跃响应“特别是”之“先富”号令,且无不作身体力行,那个“先富”独木桥呈现出熙熙攘攘、纷乱拥挤状也并不难理解。即便是已涉险跨过桥的那些侥幸之辈,由于自身难以避免之“犯脏”、“染污”之因,举凡有国家大政方针的风吹草动,难免会令他们心惊肉跳的。尤其是处于“特别是”体制之中,所谓的官场险恶,政争无情,世事难料,人心叵测,谁又敢确保自己不会不幸而成为下一个中枪目标?

即此,小心翼翼,极力揣测上意,以作紧跟,便会成为更多人们的不二选择。

而任由“特别是”改革的大方向怎么确定,本已属自身难以改变的实际,再出于自身安全计,其它一切都退居其次了。唯有紧跟、紧贴、紧靠,至于什么信仰、理想,早抛至烟消云外了。这应为普遍意义的人之常情,也属揣摩透了人情世故后对官场所作的驾驭术。

换个角度而言,于某些私有化精英来讲,治理国家之道无非是驭官与牧民。牧民之术,本已有了承继多年又不断改进发展的维稳与河蟹之策,至于驭官,上述揣测应该点破一些了,由此,也应该能明白为什么邓先富会被后来者作十全十美之纪念,这极具远见的“总设计”之一,实在高明的。再由此,又何愁不能做到江山永固、“盛世”河蟹?

如果有好事者非要将仇和今次被倒掉从“特别是”政治方面作解读,那么不能不借鉴了三年前的西南惊变。

那时是借“反腐”否定了“老路”,今时是对“邪路”说不。

既不会退回去,又不能太过激。一部私有化改革的大戏,还是要坚定不移唱下去的。但一些必要的铺垫、过门还是离不开的。有人明白,对于一个有着几十年社会主义传承的社会,某些事还不能来得太急。急则有生变之虞,急什么?慢慢来,只要坚定了步伐,认准了道,稳步前去,看似是慢,其实才是更快。

至于有些借仇和被倒作极力吹捧,过分渲染意淫的,又从中看到了“左转”,或再将作出又分明过了黄河,再到了河北平山……接下来似乎已该筹备新政协等等远见卓识之人,之声,大概连他们自己也未必相信这些连篇的鬼话的。不过习惯性意淫一番罢了。大抵他们会以为也确实需要如此之吹捧,不过是一己所好的惯用之拍马术。但无数无比清晰的社会现实告诉人们,任了他们怎样不遗余力地作一厢情愿之鼓吹,又可曾改变了社会的分毫?又有谁稀罕了?

还是回到现实中,改革的轨迹是早确定好了的。倘以实事求是之眼光看,一个特定社会的经济基础已基本成型、稳固,试图凭一个、几个偶发性事件,就亟不可待作出要改变的抢先预测,仍不过既往的做梦罢了。

而对于一个政党组织而言,政治腐败才是纲,其余都是目。对于其客观存在的主要矛盾不敢触及,而只是对由主要矛盾所引发的非主要矛盾,作出一副非要灭绝之打击状,对于导致事物发生变化的根本问题不去触及,能收怎样之效?

单纯于腐败而言,有经济上的腐败之举,更有绝不容忽视的政治上的腐败。试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政治腐败可曾有人提起过?从政治与经济的不可分割地位来看,单纯的针对经济领域之反腐,是不排除会有背后的政治之因。但究竟该是怎样的政治之因?

且拭目以待了。也许不用多长时间,无情的社会现实又会将好作意淫展望与闭了眼鼓吹的人们再一次扒个精光的。也许他们一直就在作“裸奔”,所以也无所谓什么再一次被扒了。

http://www.maoflag.org/portal.php?mod=view&aid=12425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